生命見證

我的見證

其他見證

奇異恩典(Amzing Grace)作者的見證

將軍澳官立中學師生見證

 

dawn2.jpg (5049 bytes)

 

 

 

Music3.jpg (5853 bytes)

 

 

 

 

 

 

 

 

 

 

 

 

死囚重生

十一月十四日 星期日 陰

下午,陪同一個學生到伊利沙伯體育館參加一個見證音樂會,這音樂會的主題是關於兩個殺人重犯(Stephen 和Mandy)悔改歸正的見證。他們在監獄中憑歌寄意,編寫了不少語重深長,勵志感人的樂曲,他們的樂隊名為「邊緣組合」。 見證中提及他們誤入歧途的經過,及後受一班基督徒的愛心關懷所感動,接受了基督耶穌作他們的救主,他們又蒙恩得特赦,從死囚牢房中被釋放,不但人身得自由,更寶貴的是得神兒女的真自由。見證中提及他們從小的不幸經歷,在獄中接受福音後如何悔改奮發進取,Stephen甚至為了償還母親的心願,只有小學學歷及已為終身囚徒的他仍然在獄中苦讀,最終完成大學課程。由於他們悔改後奮發圖強,各方面的表現都十分出色,令人感動敬佩,後得港督特赦。出獄後,他們從事青年義工的工作,四處到學校作見證, 勉勵年青人潔身自愛,奮發圖強,成為社會的祝福。他們歌曲的內容都是親身的經歷感受,所以感染力深厚。大多數的歌曲都是積極勵志的,十分適合時下迷失的年青一群。願神祝福他們的見證,幫助許多的青少年,引導迷路的羊歸回靈魂的牧人! 願榮耀歸神,平安歸人!阿們。


Amazing Grace,
The story of John Newton, author of America's favorite hymn

by Dr. Ralph F. Wilson

Slaveship off the coast of Africa
A slaveship anchored off the African coast.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Paris) from Bronz, et. al, The Challenge of America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1968), p. 155)

I used to think America's favorite hymn, "Amazing Grace" (MIDI), was a bit overdone: "...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Really now!

But the author was a wretch, a moral pariah. While a new believer around 1750, John Newton had commanded a English slave ship.

You know what that meant. Ships would make the first leg of their voyage from England nearly empty until they would anchor off the African coast. There tribal chiefs would deliver to the Europeans stockades full of men and women, captured in raids and wars against other tribes. Buyers would select the finest specimens, which would be bartered for weapons, ammunition, metal, liquor, trinkets, and cloth. Then the captives would be loaded aboard, packed for sailing. They were chained below decks to prevent suicides, laid side by side to save space, row after row, one after another, until the vessel was laden with as many as 600 units of human cargo.

 

Slavedeck
Slaves were "packed" in ships for the voyage across the Atlantic. (The Granger Collection) in Peter Wood, The Seafarers: The Spanish Main (Time-Life Books, 1979), p. 63)

Captains sought a fast voyage across the Atlantic's infamous "middle passage," hoping to preserve as much as their cargo as possible, yet mortality sometimes ran 20% or higher. When an outbreak of smallpox or dysentery occurred, the stricken were cast overboard. Once they arrived in the New World, blacks were traded for sugar and molasses to manufacture rum, which the ships would carry to England for the final leg of their "triangle trade." Then off to Africa for yet another round. John Newton transported more than a few shiploads of the 6 million African slaves brought to the Americas in the 18th century.

At sea by the age of eleven, he was forced to enlist on a British man-of-war seven years later. Recaptured after desertion, the disgraced sailor was exchanged to the crew of a slave ship bound for Africa.

It was a book he found on board--Thomas à Kempis' Imitation of Christ--which sowed the seeds of his conversion. When a ship nearly foundered in a storm, he gave his life to Christ. Later he was promoted to captain of a slave ship. Commanding a slave vessel seems like a strange place to find a new Christian. But at last the inhuman aspects of the business began to pall on him, and he left the sea for good.

While working as a tide surveyor he studied for the ministry, and for the last 43 years of his life preached the gospel in Olney and London. At 82, Newton said, "My memory is nearly gone, but I remember two things, that I am a great sinner, and that Christ is a great Saviour." No wonder he understood so well grace--the completely undeserved mercy and favor of God.

Newton's tombstone reads, "John Newton, Clerk, once an infidel and libertine, a servant of slaves in Africa, was, by the rich mercy of our Lord and Saviour Jesus Christ, preserved, restored, pardoned, and appointed to preach the faith he had long labored to destroy." But a far greater testimony outlives Newton in the most famous of the hundreds of hymns he wrote: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a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Twas grace that taught my heart to fear,
And grace my fears relieved.
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
The hour I first believed.

Through many dangers, toils and snares,
I have already come.
'Tis grace hath brought me safe thus far,
And grace will lead me home.


將軍澳官立中學師生見證

我的得救見證 -- 劉寶儀老師

信主耶穌以前的我是個很內向和膽小的人,尤其是在我中學階段時,我的內心世界好像除了我的家人外,便容不了別人;在家塈琠M弟妹常玩作一團,甚或「打」成一片,非常活潑開朗。然而,在家外的我卻判若兩人,每當我踏出家門或沒有家人在身邊的時候,我的內心自然的汜起一陣惶恐的感覺,這莫名的感覺使 我變得異常的沈默、被動。

在學校堙A我不但很少加入同學的圈子中,甚至常獨個兒拿著書本來誦讀,自我陶醉於書本的世界堙F有時,更執起筆來練字,而寫的只有「我要家!」四個大字。幸得主耶穌基督用無條件的愛與接納來醫治我,使我經歷無數次神聽禱告後賜我的平安,聖靈的引導,從罪的綑鎖中釋放,深信 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祂從不棄丟我,且在我還作罪人的時候,已為我的罪釘死在十上,作成了贖罪祭,以祂的寶血洗淨我的罪。

今天的我,握著神的應許:「愛堥S有懼怕。」內心的恐懼每輒減少,人也變得開朗勇敢,心中充滿平安喜樂,即使仍有懼怕的時候,亦能靠著神去面對,因為祂曾應許:「在人是不能,在神卻不然,因為神凡事都能。」(可 10:27)現在,我憑信心,順服在神的旨意中,縱遇困難,亦未難阻我對神的追隨,因我深信所有臨到我身上的事情,皆是神容許的,祂必不讓我受過於我所能承受的,且祂必為我開出路,讓我從試煉中學習,好讓我日後成為別人的幫助。事實上,主耶穌之救贖,使我的身、心、靈皆得醫治,在主埵雪s的生命,有滿足的喜樂,從罪的綑縛中得釋放,這全是主耶穌的代贖之功。感謝主!願將榮耀頌讚都歸給我們的天父和主耶穌基督。

 

見證 -- 譚健暉老師

我相信主耶穌已有十年了,當中神給我的幫助很大。我記得自己是在讀中七時信主耶穌的。由於中七的課程很緊密及深奧,所以每次神都會透過經文來鼓勵自己。每當想放棄時,神也會透過詩歌來振奮我。還記得A-level 放榜的時候,成績不是太好,我很傷心及失望。回家後靈修的時候,神用了一些比喻給我分享,意思好像是:「冬天過後便是春天,何需那麼寂寞及失望呢?」神提醒我不需絕望,在神堿O有盼望的。最終,我也很順利地進入大學。

在大學的第一年,我只顧著課外活動,沒有好好的溫習,導致那年要面對「重考」的打擊。那時,我覺得有很大的錯敗感,但最終也繼續第二年的學習。當時,我讀的是「語言治療」課程,後來我覺得自己不適合繼續讀下去,自己的信心跌到谷底,所以我決定轉讀「教育」課程。我同時報讀了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及香港教育學院。兩者的分別很大,港大的教育學院是一個學位課程,而香港教育學院則是文憑課程。那時候,我在香港大學的面試表現很好,我相信神在當中給了我很大的平安。雖然如此,但我依然沒有信心重返大學,另一方面教育學院也接納了我的申請,當時我要抉擇是否選擇重返大學。我真的有很大掙扎,很害怕會讀得不好。我便向神祈禱,說如果我適合在大學修讀就給我平安及信心。連續兩日的靈修,神都向我說:「你不用怕,我不會帶你行錯路,我會好似花朵般供給你氧氣。」除了神說話的印證外,我自己亦有詳閱整個課程的綱要,原來有很多課程我也讀過了,我的信心就提昇了。最終,我選擇了入讀大學,再踏入大學的生涯。由於我要再讀四年大學,初時也很害怕,有些功課要交1500字的文章,我好擔心。最初只是期望自己合格,但祈禱後,神給了我「B+」。神慢慢把我的信心重建起來。

我在將官任教己第4年了,在最初的一兩年,我真的很想放棄。因為時我有一個遲睡遲起的習慣,當老師是不能遲起的,所以我真的感到很累。有很多東西都不能準時派回給學生,真是很有大的挫敗感。但神也一一幫我解決,結果也順利的度過。這就是我與大家的見證分享。

 

 

見證 -- 黃俊傑老師

我相信基督教已經有12年。我是在中一那年, 在學校裡的一個佈道會決志信主耶穌的;回顧這十二年來, 神在我身上有很多奇妙的作為, 要數算的話, 相信用幾天也數不完, 雖然如此, 但最令我感受最深的, 不是某一件驚天動地的事件, 而是回想信主前後生命的轉變。

信主前的我是一個很頑皮的壞學生, 在小學五、六年級時,已是全校最差的一個學生, 常常因觸犯不同的校規而受罰, 有一段時間甚至要跟隨著訓導主任上課。那時候, 每個同學都有各式各樣的課外活動參加, 但我只能參加團契, 因為其他學會老師害怕我會影響活動進行; 唯有團契歡迎我參加, 就這樣我就開始接觸到基督教。在小學時, 根本沒有想過自己能當一位老師; 有時候, 在街上碰見以前一起玩的朋友,有些仍是一事無成, 有些甚至加入了黑社會。神將我由一個極壞的學生, 改變成今天能為社會出一分力的老師, 這樣豈不是一個神蹟嗎?

主耶穌來到世間, 不單是拯救一些好學生, 祂更要拯救一些犯了罪的人。來認識耶穌吧!你會發現更多更多!

聖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 他就是新造的人; 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了。」

wpeB.jpg (28886 bytes)  

我的見證 -- 黃棟材老師

很高興和你分享我的見證,希望你能對主耶穌有更多的認識。

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我從大陸來到香港,升讀初中以後,我開始發奮讀書。我看見父母工作的辛勞,他們希望我們兄弟姊妹都上大學唸書,爸爸也常叮囑我要努力讀書,以能將來出人頭地。我也真的很勤奮向學,所以初中時都考上全級的前幾名。然而,我內心感到很大的壓力,每次考試都會擔心保不住名次,令父母師長失望。我以讀書實在辛苦阿!

升上了高中以後,面對中五會考,壓力就更大了。在中五那年的學期初,有一天在物理實驗室上課時,我突然暈倒了。當我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桌上,同學都圍著我,體育老師為我把脈,他安撫著我,但我已不由自主地流起淚來。當時,我想到自己大概要死了,我感到很不甘心!激動起來就哭了。我想:「我用功唸了多年書,為的是讀書有成,上大書唸書,將來找一份好工作,能以出人頭地,達成父母的期望,報答他們養育之恩。只是,現在中五會考還未考,我就要死了,那麼我多年的辛勤豈不是白費了嗎?爸媽他們會多麼傷心!我不甘心!」

學校對面有一間診所,老師就把我先送到那裡。經醫生檢查後,發現我是內出血過多,引至休克,他們趕緊呼喚救護車把我轉送聯合醫院。到了醫院,我真感害怕,我怕我會死。那時有一個護士,她是信主耶穌的,她叫我向神禱告,我也就禱告了。其實,我在中三四時有參加過學校的基督徒團契,和學校對面教會的少年團契,但我還不清楚認識主耶穌。我忘了禱告的具體內容,大概是求神救我免死吧。好奇妙的,當我真誠的向神禱告後,我感覺心中定了下來,我不再害怕,心中好像有了把握,我會沒事的。後來,有一位護士對我說:「你真幸運阿!醫院的血庫裡剛好有兩包O負型血,可以立時為你輸血。」

回學校以後,有許多老師都很關心我,其中有幾位老師還買了一些雞精送給我補身。當時,我很感謝他們,卻拒絕接受,因我以為我們雖然窮,卻不需要他人的援助。其中有一位老師向我說:「今天你接受我們的幫助,他日你也可以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啊!」我覺得她講得甚是,於是接受了他們的好意。今天,也為人師表的我很盼望能幫助我的學生。其實,互助互愛是人類可貴的品行,叫這世界變得可愛,使人感受溫暖。誠如耶穌所說:「你想要人怎樣待你,你就該先怎樣待人。」又說:「施比受,更為有福。」若人人都如此相待,我們的世界將會多麼美好呢!

中五會考那年, 我爸爸患肝癌病逝了, 我開始認真思想人生的意義。 後來,中六那年我信了主耶穌。在參加教會的一次聚會, 有兩位基督徒和我講及人生的意義,人死後的去向,和主耶穌為人釘十字架,拯救罪人的福音,我認為他們說得很有道理,我也很盼望主耶穌的救恩,享受祂所賜的平安、喜樂、盼望和豐盛的生命,所以我就禱告決志信了主! 從前,我只會專注讀書,不會想到要幫助其他人;雖然在老師和父母眼中我都是一個好孩子,但我內心郤是自私和藏著許多不可告人的不好思念。然而,在我信了主耶穌以後,我明白到人生的意義,曉得怎樣活才是快樂又豐盛的生活。從此,我不再憂心忡忡,我感到內心有了平安,人生充滿著盼望!我也不再過於緊張讀書,因我明白到讀書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人生還有許多有意義的事情。靠著主耶穌,我有能力勝過以往靠自己不能克服的壞習慣和犯罪的思念。還有,我可以隨時隨地向主耶穌禱告,祂成了我的好朋友,我可以向祂傾訴心事,祂了解我內心的感受,祂會安慰幫助我!

希望你們也來聽聽主耶穌的事,得享他祂所賜的豐盛生命啊!

祝願你生活愉快!身體健康!學業進步!

黃棟材老師

15-11-2000

  見證 葉嘉英老師

我信主的路程其實也蠻長的。感謝神,讓我在中學時期讀一間基督教學校。當時我對福音一點兒興趣也沒有,每上聖經堂也沒心聽書,因為家人拜神,所以很不贊成信教,很違背媽咪,以為信教就等於不孝順媽咪。我讀中學時,家姐讀理工,她想決志信主,我卻哭著罵她不孝,很反對她,原來我也有逼迫過家人,但神卻沒有因為我犯罪而離棄我,祂還鋪好我信主的路。
我在澳洲讀書時,有一位信主的弟兄很疼愛我,他也是留學生,是住在隔壁的鄰居。他說覺得我是個很好的人,認為我應該信主,成為基督徒。我也認為他是個很好的人,但家人及朋友都很少是基督徒,我就不肯去信,卻與他成為好朋友。這使我改觀,會認為信主的人都很好。他提及什麼是「犯罪」,他說「犯罪」不只是指真的做了出來,而是人心裡的一些想法,如少許妒忌人,或少許貪心,只是心想,而沒有做出來都叫「犯罪」,這使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我心想做基督徒很崇高,我一定不行了,於是放棄了決志。當時我都會跟他返教會,而不肯決志。
澳洲讀書的階段完了,就回港,之後,沒有什麼機會接觸基督徒,然後移民加拿大。神疼愛我非常,在加拿大,祂安排了很多基督徒的弟兄姊妹在我身邊。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城市電訊做part-time。當中一些做長工且又比我高級的同事都很疼我,常主動約我去街,當時我是沒有朋友的,他們成為我唯一的朋友,又約我返教會。我很感動,為什麼有這麼好的人關心我。其實神安排祂的牧者,一直為我安排好路。自此我非常感動,覺得信主真是很好,那些人又心地很好,使我大大改變。
有一次,我與朋友有爭拗,又與家人的關係不太好,當時移民,與家人生活上有很多分歧,與家人和香港的朋友的關係都不好,覺得很無助。夜晚一個人在房間的時候,感到很溫暖,這使我想到無人能幫到我。以往不喜歡聽道,不肯決志,卻原來我已把這些道理藏在我心裡面。當我感到很無助,很需要幫忙的時候,就感受到突然之間的溫暖,感受到主耶穌基督就在我身邊。當時我哭了,認為無人能幫我,唯獨是主耶穌基督。當時,我就立志決定要尋求主,我願意把以往的驕傲及所有自我的心態放下,將自己交托給主。
翌日,我就打電話給那位基督徒的姊妹,他們都很開心,馬上為我作出決志的安排,那是在九五年一月五日,我就決志了。我是很感謝神一直也沒有厭棄我,沒因為我逼迫人不許主,亦沒因為我犯罪而離棄我,還繼續為我安排。

  得救見證 金曉麗老師

若果你要用一樣東西去形容自己的話,那你會選什麼?在我腦海中立即浮現了一個叉燒包。為什麼?或許我胖胖的瞼兒與它的模樣十分相似吧!再加上它那鮮美的味道,真教我愛不惜手,但最重要的是我新生命的改變與一個叉燒包的誕生過程相當相似。
一個美味的叉燒包在爐之先,卻只是一團小麵團,而我也是一樣。記得小時的我,文靜、寡言、膽小怕事,在學校的暗角中往往是我的蹤影,要我站在眾人面前,倒不如叫我自盡。誰也沒想到今天的我卻要天天面對四十多人說話!因為小麵團經過蒸爐蒸焗後,會發大、膨脹,正如我一樣。
那我什麼時候碰上過蒸爐呢?小學時就讀於一所佛教學校,老師說佛是世上的神單純的我於是信了佛;升中後,轉了一所基督教學校,老師又告訴我耶穌才是真神,言聽繼從的我,於是也改信了耶穌。但我的生命並沒有與神碰上。表面上,我信了耶穌、背金句、看聖經,但這一切也只是因為老師的原故。我的生命依然自己抓緊著,我的一生依然是自己控制著,耶穌只是一位相識,但未碰過面的朋友。直至1998年的平安夜,我才真的與神相遇。
這個平安夜是我一生中最不平安的一夜,因為我爸爸突然心臟大動脈撕裂,在深切治療部留院;情況非常危急,連醫生也說其生存機會不大。就在這一夜,我才真正去思考人生問題-死亡是什麼一回事?人死了去那兒?誰是神等等。最後我跪在神面前定求憐恤,並且我大膽地向神說:「若你使我爸爸沒事,我願意我和我的家人一生一世去事奉你!」感謝主!今天我爸爸依然活著,並且還能為我們洗衣服、煮飯呢!
我這小麵團在蒸爐的蒸焗下慢慢發大了!以往自閉,缺乏自信的
我,開始變得活潑開朗起來!對於前境的是滿有盼望的!最重要的是,
我享受著那份從神而來的平安,這份平安使我在困境、痛苦中依然有
著喜樂與盼望!
願意一天你們也與我和許多基督徒一樣分享到這份喜樂!